手機微視網
微博、微信

分享按鈕

您好,歡迎光臨綿陽微電影協會!

2014年5月28日 星期三
您的位置:首頁 >> 網絡訪談 >> 名人會客廳
今天是2014年6月16日星期一10:58
傳奇拍客“跨云星”成名前的尷尬聚焦山區孩子
發布時間:2015-1-10 14:34:56新聞來源:微視網瀏覽次數:

  跨云星性情爽直,略有農村人的自卑。剛開始來到貴陽和記者們初次打交道時,他顯得有些不安,他覺得自己和記者格格不入,于是一遍又一遍地強調:“你們都是大學生,我只讀過初中,沒文化。”

  但在網絡上,跨云星是名叱咤風云的拍客。在優酷、土豆、搜狐視頻、騰訊視頻等網站上,他有無數粉絲。他拍攝的《山區老師艱難支撐辦陳家寨小學》、《塑料袋做書包艱苦求學》、《飛索求學路》等多條關注貴州山區孩子的視頻,點擊量都超過5000萬。

  跨云星真名叫蒯(kuǎi)海豐,26歲,貴州納雍人。他熱愛拍客是因為能幫助別人的同時,讓他這個只有初中文化的人在省城里較為體面地生存下來?缭菩菨u漸發現,自己當拍客的經歷,就是一個農村人在城市里不斷尋求認同的艱難旅程。

  拍客前傳

  “不想打工,你還能做什么?”老板感覺不可思議,找來了蒯海豐的叔叔勸他,可是蒯海豐堅定地指了指身上背著的DV機說:“我要當拍客。”

  1988年10月,天氣漸冷,蒯海豐在納雍鬃嶺一個偏僻的山村呱呱墜地。幸喜之余,父母幾乎能看到了這個孩子的未來。在當地,一個農村孩子的命運大抵是這樣:讀完初中去打工,然后結婚生子,走向父輩的輪回。

  開始上小學后,蒯海豐就感受到農村孩子讀書之難。每天要越過11條河流,翻過七八座高山,花費兩三個小時,才能到達學校。這樣辛苦的求學路讓跨云星有些吃不消,“每天走到學校已經很累,忍不住要打瞌睡,我們借學費上學,卻不知道今后何去何從。”

  2004年,讀完初中后,蒯海豐和村里的孩子一樣,踏上打工之路。跟著家鄉人到了浙江波,蒯海豐才發現,打工并不是一條滿是黃金之路,這里有著各種歧視和不平。

  他在一家組裝手電筒的工廠呆了三天,結果老板發現他手腳不麻利,且聽不懂普通話,于是將他辭退了。16歲的蒯海豐開始在當地打臨工,給人割榨菜,30元一天。之后,他進過電子玩具廠、紐扣廠,以2.7元每小時的廉價勞動在在寧波艱難地生存了下來。

  后來,他進了臺州一家生產電瓶的黑工廠,工廠污染很大,每天蒯海豐帶了厚厚的口罩,仍能聞到化學藥品刺鼻的味道。他知道這工作對人體是有害的,時間長了甚至會要命,但為了近3000元的月薪,他還是在這家工廠呆了下來。

  那時,蒯海豐想,如果我能像城市里白領們一樣坐在明亮的辦公室里,那該多好。這樣的場景他只能在看完電影后想象,他是一個愛看電影愛想象的人。有時候,他想自己能拍一部大家都愛看的電影,到時候成為一個大導演,不再為生計奔波。因此,為了自己的導演夢,他一有空閑,他就去網吧里下載拍攝和剪輯的教程來學習。

  2007年,在這家黑工廠干了近一年后,蒯海豐又跳到一家節能燈廠上班。此時的蒯海豐已經不再是剛從納雍走出來的懵懂少年,他已成為車間里

  最快的組裝工人。老板非常喜歡這個年輕人,讓他幫助廠里培訓新人。2008年,老板決定讓他去學習管理知識,將他培養成為廠里的中層管理人員。

  可是此時,蒯海豐做出了一個讓人震驚的決定,我不想打工了。

  “不想打工,你還能做什么?”老板感覺不可思議,找來了蒯海豐的叔叔勸他,可是蒯海豐堅定地指了指身上背著的DV機說:“我要當拍客。”

  老板和叔叔都不十分了解什么是拍客,蒯海豐給他們也解釋不清楚。當時,拍客在國外已經很流行。2006年后,中國視頻網站興起,優酷網提出拍客的概念。拍客就是將拍攝的圖像或視頻,剪輯處理后,上傳網絡并分享、傳播。

  蒯海豐知道,拍客就是不分地域,不分年齡,不分職業,大家都可以平等地拍攝。

  他身上的DV機是花850元買回來的,叔叔看著這個不務正業的侄子,痛心疾首。

  侄兒是他帶來浙江打工的,可是這個月他不僅買了一個DV攝像機,還買了一臺二手電腦回來上網。這讓叔叔接受不了,在叔叔心里,電腦就是打游戲的東西,DV機就是個錄像玩的機器,現在侄子居然為了亂七八糟的東西放棄工廠升職的機會,他真想撲上去給蒯海豐幾個耳光。

  但他知道,這于事無補,侄兒的架勢似乎要破釜沉舟了。

  第一筆稿費

  在電腦這頭,蒯海豐清楚地感受到,網絡上有成千上萬的對手無形地將他包圍,他必須要將他們一一打敗,才能爭得一席之地,武器就是他手中的這臺二手DV。

  放棄了打工,蒯海豐專心當拍客了。當拍客能賺到多少錢,不知道。他知道的是當拍客向導演夢靠近了一步,關鍵是當拍客沒有老板們的責罵和鄙夷。

  他帶著身上不多的積蓄,只身來到杭州,開始在大街小巷拍攝視頻,并為自己起了一個聽起來較為響亮的網名“跨云星”,意思是跨過云層和星星,抵達夢想。但剛開始,他發現想跨越云層都很困難。第一個月他拍攝了30多條視頻,但都沒賺到

  錢,這讓他有些抓狂了。

  拍客讓他感受到了自由和平等,但隨之而來的是貧窮。如何能夠在眾多視頻中脫穎而出,是蒯海豐面臨的最大難題。

  網絡有網絡的規則,網線另一頭的人喜歡什么樣的視頻,蒯海豐并不清楚。但要在每天數十萬計的視頻中突圍,蒯海豐感覺有些力不從心。在電腦這頭,他清楚地感受到,網絡上有成千上萬的對手無形將他包圍,他必須要將他們一一打敗,才能爭得一席之地,武器就是他手中的這臺二手

  DV。

  在杭州,蒯海豐找到了一個女友,經過耐心講解,女友漸漸明白拍客是做什么的了。剛開始,她看見蒯海豐整天在大街小巷拍攝,感覺這個男人很勤奮,值得信賴。但日子久了,她也覺得這人不務正業,作為男人,你要想辦法賺錢來養家糊口,而不是成天擺弄一個破DV。

  剛開始,蒯海豐沒有拍到多少有新聞價值的視頻,如何才拍攝到能打動別人的視頻,讓他絞盡腦汁。一段時間摸爬滾打后,他發現,網友們喜歡的視頻要么感人、要么新奇、要么搞笑。在網上,點擊量就是王道,網友們對視頻的認可,就是點擊和評論。

  好不容易,蒯海豐拍攝了一條能打動一些網友的視頻,那個月,他有了200元的收入。但這200元的收入,不能讓女友看到希望。

  得知蒯海豐拍DV沒掙到錢,以前的工友們打電話來勸他別固執,找個廠繼續打工算了。蒯海豐不敢說自己一單能成功,但他想,拍視頻能賺到200元,說明拍客是能賺到錢的。

  2009年,“神馬”這個詞很流行,蒯海豐發現,寧波有個神馬村,神馬村還有個神馬島。這應該是網友非常關注的題材,于是就前往神馬島拍攝。乘船到神馬島后,他被島上的風光迷住了,他也知道這是網友們極關注的一個題材,因此不停拍攝,結果錯過了開船時間,被留在了島上過夜。當時,很靦腆的蒯海豐不好意思去島上居民家借宿,他在島上整整蹲了一夜。

  回到杭州后,沒有得到女友一絲安慰,反而是責怪。兩人大吵一架后,分手了。也就是在這個月,蒯海豐終于拿到了第一筆比打工月薪高的稿費——3400元。

  成名前的尷尬

  “拍客?”一位老人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,想了半天問蒯海豐:“你說的是嫖客吧?”這讓蒯海豐啼笑皆非,只得又給老人解釋一通。

  2010年,了無牽掛的蒯海豐回到了貴陽,在一個朋友家里住下。他當時的想法很簡單:貴陽離家近些。

  在朋友家住下后,他開始大街小巷找拍攝題材,但是人生地不熟,想拍到一條好的視頻并不容易,于是他自己和朋友開始拍一些無厘頭的視頻。用掃帚、垃圾鏟做吹拉彈唱狀,然后配上些舒緩的音樂,這也能讓他賺到幾百元的生活費。

  但這好景不長,此時的網絡視頻已經逐漸轉向,他們不僅僅追逐視頻在誕生初期帶來的娛樂效應,而是更多的將視線集中在社會關注視角上。“原創”精神成為拍客獨特的視頻語言,而“熱點”話題則成為拍客們首當其沖的表現題材。

  一段時間后,蒯海豐和貴陽多家媒體的熱線記者搭上了線。記者們看到,在很多突發事件現場,總會看到蒯海豐,于是他們決定和這個消息靈通的年輕拍客共享新聞線索。

  但當時,拍客這個職業在貴州還不為大眾所熟悉。蒯海豐覺得自己與記者格格不入,他與記者打交道時,總會一遍遍強調自己才初中畢業,沒文化。而別人看到他拿著DV拍攝時,總會問他是不是記者,他便會不厭其煩地解釋,我個拍客。

  “拍客?”一位老人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,想了半天問蒯海豐:“你說的是嫖客吧?”這讓蒯海豐啼笑皆非,只得又給老人解釋一通。

  一次,蒯海豐在報紙上看到一條求助消息后,覺得這家人很可憐,準備拍攝成視頻放在網上,讓更多的人來幫助他們。他打電話約了這家人,見面后,人家見這人一看不是記者,還攝像,以為是騙子就報了警。派出所民警將蒯海豐帶到派出所,做完筆錄確定他不是騙子,折騰了半天,他才順利走出派出所。視頻沒拍成,反而給自己惹了一身麻煩,蒯海豐把這歸咎于自己的影響力還不夠,因此,要更加努力拍攝更多更好的視頻。

  聚焦山區孩子

  學校得知有網友過來,老師們打著火把前來接,這讓成都的女網友非常感動。一路上,女網友都在哭,她說在城市里養尊處優,從未想到還有這樣的艱難求學的孩子們。

  此時,他開始把目光轉向了農村的孩子們。“我小時候讀書非常艱苦,我希望人們能幫助貴州農村上學困難的孩子們,這是社會熱點,是大家都會感動的話題。”

  于是,他回到了家鄉納雍拍攝了《山區老師艱難支撐辦陳家寨小學》的視頻,這條視頻在網上很火,第一天就有十多萬的點擊量,一千多人請求加蒯海豐的QQ。網絡榮譽讓原本有些自卑的蒯海豐突然一種膨脹的滿足感,自己拍攝的被掛上了多家視頻網站的頭條,百萬計的網友關注,很多記者沒有這樣的影響力。

  當天,成都一位網友加了蒯海豐的QQ后,堅持要去陳家寨小學看看。蒯海豐原本以為這位網友只是隨便說說,沒想到第二天網友就到了貴陽。網友是在成都的一位20來歲的女孩子,看上去還有些嬌氣。

  蒯海豐帶著她乘客車抵達納雍,在轉車到曙光鄉,天就黑了,兩人深一腳淺一腳地往學校趕去。學校得知有網友過來,老師們打著火把前來接他們,這讓這位女網友非常感動。第二天,她把身上的1000多元錢全部分給了當地的貧困家庭,一路上,這名女網友都在哭,她說在城市里養尊處優,從未想到還有這樣的艱難求學的孩子們。

  能夠讓省外網友了解貴州農村教育的情況,蒯海豐很高興。

  后來央視走基層的記者根據蒯海豐的視頻,報道了陳家寨小學的情況。2012年6月,距蒯海豐拍攝視頻的14個月后,一個大學志愿者團隊為這個學校募捐到了100萬元,當地政府出資100萬元,為陳家寨小學修建一座嶄新的教學樓。

  這條視頻的走紅后,很多人都會給蒯海豐提供線索。不久后,水城一位村民告訴他,水城一個村莊的孩子靠“溜索”求學。接著,他拍攝了視頻《飛索求學路》,講述貴州水城縣營盤鄉孩子們

  滑溜索過百米深淵的艱難上學路,這個視頻一夜間在優酷網、新浪網、土豆網、鳳凰網等視頻網站點擊超過500萬紅遍網絡。

  《飛索求學路》在網上走紅后,當地撥款給紅德村修建了大橋和公路,2012年7月16日開始進場施工,2013年初正式通車。

  艱難融入城市

  蒯海豐明白,自己從打工仔變身為拍客的經歷,是一個農村人艱難融入城市的過程,這個過程有多苦?只有他知道。

  值得關注的是,蒯海豐原本生活在貧苦的家庭。“以前我每個學期上學,家人都要四處籌借學費。”正是了解到山區孩子上學條件的艱苦,蒯海豐的鏡頭聚焦山區孩子和留守兒童,通過他草根式的拍攝讓外界更多關注貴州農村教育。

  他的成名作幾乎都與農村孩子有關,《山區老師艱難支撐辦陳家寨小學》、《被母親拋棄的孩子》、《飼料袋做書包艱苦求學》、《飛索求學路》、《大山司機彭文軍免費接送學生12年》等多條關注貴州農村孩子的視頻,點擊率已經超過5000萬,為不少孩子圓了求學夢。

  在網絡上獲得了成功,但蒯海豐更期待現實中的認同。每當他的視頻被南方電視臺、央視播出的時候,他都會激動一陣子。每當他打開視頻網站的后臺,那一排排七位數以上的點擊量代表著拍客的無數榮光,而那些上傳后,只有幾百點擊量的則代表著失敗。

  現在,蒯海豐每天會接到土豆、優酷、央視網等視頻網站編輯布置的拍攝任務,然后他開始采訪。通常一個視頻拍攝后,在網上花50元錢就能配上標準的普通話配音。但為了節約50元錢,蒯海豐往往會用不太標準的普通話配音。

  多年來的經驗,讓蒯海豐在國內各大視頻網站上游刃有余。視頻網站對拍客創建了一套成熟的管理系統,上面都是拍客自由賺錢的樂園。蒯海豐完成網站布置的一些特定任務,就能獲得一定的稿費,如果被編輯選上頭條或者熱點位置,還能獲得額外的獎勵。像他這樣的知名拍客,拍的視頻幾乎都能有稿費。一個月下來,有

  幾千甚至上萬元的收入。

  這些年來,他憑借其作品播放量、社會影響力、媒體關注度等,躋身為全國知名拍客的行列。

  2012年1月,他攝制的《流浪打工仔撿垃圾賣錢回家過年》被南方電視臺評為二等獎;2013年5月,他受邀韓國拍攝旅游紀錄片,韓國浦項市市長撲承浩親自接待;2013年7月參加了優酷牛人盛典;2013年10月中國·西安國際民間影像節與優酷土豆聯合評選,被評為2013網絡十大拍客。

  這些榮光背后,不為人知的是,作為一個只有初中文化的拍客,要比別人要付出無數倍的艱辛。

  2011年,織金背篼楊文學拿出積蓄十多萬元給家鄉修路時,蒯海豐懷揣100多元錢前往織金拍攝。到達楊文學的村里拍攝完后,身上還有80元錢,他打了一輛摩托車到鄉里,花了50元,讓他只有30多元錢。當時蒯海豐做了最壞的打算,實在不行走回貴陽。幸好,一家網站打給了他100元的稿費,他才順利回到貴陽。

  2013年,他花了近5萬元買拍攝設備,但是到鄉下沒路費的情形經常發生。一次他和記者們出去農村拍攝,兩天后,記者們才知道他身上只有2.5元錢。“兩塊五元錢就敢下鄉采訪?”記者們同情之余,更多的是對他敬佩和贊賞。

  這些艱辛換回的榮光,讓蒯海豐在城市的鋼筋水泥森林里找到了些許認同感。很多城里人聽了他的故事后,都會對這個貌不驚人的小伙子肅然起敬。

  在網上,蒯海豐看上了一句話:有付出總有回報,這是天經地義的擁有。他自己明白,自己從打工仔變身為拍客的經歷,是一個農村人艱難融入城市的過程,這個過程有多苦?只有天知道。

  文/本報首席記者吳華圖/本報記者趙惠

久久久久久久无码高潮|久久亚洲精品无α√|国产资源网中文最新版|日夜夜操天天爽在欧美亚洲